香港黑帮电影

最近又把90年代初期到中期香港电影一些典型代表作品重新看了一遍~

除了发哥那几部经典作品《英雄本色》、《纵横四海》,《喋血双雄》、《监狱风云》等以外。

像《喋血街头》、《火烧岛》等也都同样经典啊~

转载一下,别人的文章,可能生于那个时代的人都有那种情感~

 

岁月像一把刀,可以将记忆修理得七零八落。
一切的声音影像好像于顷刻间飘散为一堆干燥的碎片,子弹,香烟,片刀,酒瓶,还有漫天飞舞的纸片和鸽子,叫喊与哭泣,街头飘摆的黑风衣,夜色中的游荡和口哨,录像厅里弥散的烟雾,汹涌的眼泪,刻在手臂或胸口的纹身,以及所有的春梦及英雄梦,裹挟一代代的青春,飘然逝去。
可是,我们却无法忘记这一切的出处:香港黑帮电影。
A篇

21世纪,是个摇来晃去的世纪。信仰和理想主义不再是主题,每一颗心脏都在凌乱不安地跳动,或许这就是所谓的“时代的节拍”,香港电影也在这样一种不安,跳荡的节拍中摇摆,时而沉迷,时而升起,其中,最醒目的一个现象就是黑帮片的复兴,一批人又带上救赎的使命重新拿起武器,于是,我们又看到了如交响乐,赞美诗般倾泄的子弹,飞舞的片刀,就好像很多人坐在一起重温旧梦。我们可以将其称之为–香港新黑帮电影。
—-最飘零 2004 《旺角黑夜》—-最精致 2003《PTU》—最野心 2002 《无间道》
B篇

江湖,一直是一个神秘,庄重的字眼,无论是在古代还是今天,都令人神而往之。可是在香港电影的某一时间里,它却成了一群人嬉笑怒骂,焕发童贞的一个所在,一群半大孩子花枝招展地成了江湖的主角,在他们的世界里,没有规则,没有主义,所有的条条框框都可以像啤酒瓶一样敲碎,天真与暴戾,叛逆与游戏交杂其中,也许,这一切的动机都来自于昆汀·塔伦蒂诺的《低俗小说》。也许,香港人那种“自由江湖”的梦想已经从帮会的华丽殿堂滑落到草根阶层。
—-最生猛 1996 《古惑仔〉—-最游戏 2000 《江湖告急》
—最调皮 2001 《买凶拍人》
C篇

银河映像,是一个名字,也是一种记忆。在某些人眼里,它甚至已经成为一个时代的标记。同样是几把枪,却构造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,阴冷,暴戾,神秘,诡异,可是说这是香港黑帮片最为晦涩,也是最富想象力的一个时间。杜琪峰,韦家辉,游达志–三个名字,便是一段历史。
—-最恐怖 1997 《暗花》          —-最灵性 1999 《暗战》
—-最凄美1997 《两个只能活一个》—- 最炫目 1997 《一个字头的诞生》
D篇

80年代后期,赌片风行,一个叫王晶的胖子揣着其一夕暴富的理想开始兴风作浪。也正是从那时候起,江湖成了一个更为复杂多变的矛盾体,兄弟,女人,金钱,权力之间开始明争暗斗,老大收山,马仔当道,昔日的侠骨丹心化做柔情万种。就好像一个时代的终结一个时代的开启。发哥的余威犹在,华仔已经横空出世。
—-最Cool 1989 《赌神》—-最唯美 1988 《旺角卡门〉
E篇

回到起点,那个发哥和吴宇森的年代。那时候,我们第一次发现杀人可以那么帅,那么酷,那么游刃有余,干净利落。那时候,似乎那些黑道杀手的每一颗子弹都能击中我们的心脏,令人震栗不已。那时候,城市里还有那么多的烟尘和噪声,太阳总是明晃晃的,街道总是很安静,似乎所有的半大孩子都已拥挤到录像厅里,去发育他们的英雄梦。如今,发哥和森哥都已西行,那个遥远年代好像只是一个幻影。
—-最浪漫 1990 《纵横四海》—-最豪情 1989 《喋血双雄》—-最最最… 1986 《英雄本色》—它属于整整一代人的记忆。所有六,七十年代出生的孩子都曾经为之顶礼膜拜,它也是香港黑帮片历史最为里程碑的一部作品。看完片子,你可能会忘记那些迎风飞啸的子弹,如水龙头般喷溅的血浆,甚至可能忘记那两场发生于餐厅,码头的著名枪战,但你一定不会忘记小马哥,他的双枪,墨镜,风衣,牙签,及嘴角的微笑,同时,你也不会忘记曾经的某个时代里,曾有一种理想叫江湖,曾有一种性格叫义气,曾有一种情感叫兄弟。

后记:
我们也无法忘记曾经的一个时代,梦想与荣耀可以因电影而生,也可以因电影而死的某一时间。我们从中抽取的欢乐,哀愁,惊恐与斗志。
从某种意义上讲,真正使那些放荡不羁的青春获得解放的不是好莱坞的青春片,也不是欧洲种种时髦艺术的影像,而是香港黑帮电影。
其实瞬间的另一重概念便是永恒。
致敬,香港黑帮电影!

分享到: 更多